分分钟都盯紧

2月8日晚19时30分,化肥空分装置的总控室主操姚荣青如常一样,提前半小时到了岗位上。刚在操作台前坐定,姚荣青就娴熟地调出了工艺参数的趋势图,认真看了起来。这是他和同事每次接班前必做的功课之一,只不过这次,他看得格外认真。“再过一天,煤气化装置连运就达到240天了。”明亮的操作室里,姚荣青翻看着操作屏幕,言语间流露着一种责任感和自豪感。

空分装置主要为煤气化装置提供生产所需的高纯度的氧气和氮气。2011年,煤气化装置创造了连续运行153天的世界最好纪录,2012年,这一纪录被安庆石化人拉高到了185天,如今,这套于2006年建成投产、由我国自主创新设计的大空分装置再次助力壳牌煤气化装置开出了一个新的全球纪录——238天。现在,大伙儿正卯足了劲儿树立一个更高的标杆,化肥各装置的职工当班期间认真巡检、精心操作,都力争交好自己“这一棒”。

高压氮是空分装置最重要的监控对象,它直接关系到煤气化装置的正常生产。压力过低,煤气化装置就会停车,后续净化装置也会停车;压力过高,空压机组受影响,容易跳车,整个装置也会停车。无论哪种情况,最终都会造成输送给炼油装置的氢气中断,影响油品质量升级。

“我们分分钟都要盯紧高压氮的压力,因为它很不稳定,需要频繁做相关操作和调整,比如开关放空阀、调节给定压力值或者启动液氮泵。”姚荣青告诉记者,有时一个班下来,调节次数会有上百次之多。

“夜里气温比较低,空气湿度大,咱们得盯紧氮气量,必要时就增加空气量。“一接完班,姚荣青就和同事方勇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20点17分时,姚荣青看到高压氮的压力在上涨,确定是因为煤气化装置的用氮量减少后,他适当降低了压力自动控制的给定值,打开放空阀,稳定压力在一定值上。

20点29分,压力下降明显,姚荣青立即手动快速关闭了放空阀。同时,方勇马上调出了高压氮量的趋势图,查看高压氮量是否有变化。

……

一个晚上,姚荣青和方勇就这样不停地操作着。

第二天早上7点30分,接班的职工相继到了岗位上,他们像上一个班的同事一样,开始了新一轮的班前检查。当主操黄超调出高压氮的趋势图时,他看到的是一条漂亮、平稳的曲线,这和姚荣青接班时看到一样。

8点10分左右,姚荣青和班组同事走出操作室,下班回家。室外天阴阴欲雪,气温达到了零下2度,很冷,但是大家心里都是暖烘烘的,“下次我们来上班时,就要向250天冲刺了。”

信息来源: 
2014-02-11